《激战2》故事背景———世界观设定

  世界的变迁

  泰瑞亚历1075年,柯米尔成为了神。我们从那年开始我们的历史课程,我们将向你讲述在那之後的未来~那些已经成为我们的过去。250年来,泰瑞亚的英雄们一直在世界对他们周遭环境的改变下挣扎。巨大的动荡、灾难以及其他世界性的事件已经改变了世界。人类没落了。而其他种族正在崛起,并获得了对世界上大部分地区的控制,同时改变了力量的平衡。世界变了。
 
  ~ 历史学家 Decimus、杜曼德修道院
 
 
  众所皆知,泰瑞亚世界充满着混乱、争斗以及长年的战争。这个混乱的大地上少有和平。即使柯米尔成为神,伟大的破坏者被击败,但这一现状也没有因此而发生变化。这里很危险。这个世界已经不再是曾经的泰瑞亚了,但是,在她混乱的外表下很多东西却一直没有改变。
 
  沉睡的古老怪物苏醒了。它们从地底爬出,将利爪伸入了岩石和泥土之上~那个他们曾消失了千年之久的世界。然後它们站起来,开始支配它们周围的世界,并将之扭曲以达到它们的目的。它们中的第一个:火焰巨龙(Primordus),曾召集一度为其服务的毁灭者作为爪牙,爪牙在地底洞穴的泛滥,迫使阿苏拉迁移到地表。与此同时甘拿据点成了怪物的冰原,诺恩人被赶到了南方~曾经属於矮人的领地。夏尔试探性地与诺恩达成友好,开始尊敬诺恩的个人力量和对能力的感知。
 
  南面,欧尔半岛已经在洪水波浪中从大洋底下浮出水面。神圣海岸、达雷西海滨以及战承群岛却在波浪中沉入海底,甚至伟大的城市~狮子拱门都已经完全被洪水淹没而不得不被人遗弃。曾经藏在欧尔半岛的海盗船也已覆没,只有少数脱离了潮水区域。那些曾经定居在北部海岸,掌控这黑帆船(black-masted)的人开始驶向欧尔区域。欧尔迷失的灵魂受到海底黑暗力量的操控,由此控制了从海底浮出水面的陆地。
 
  奇怪的种族~诺恩、阿苏拉以及神秘的稀瓦里,控制了大陆的一部分。他们的文明将人类排挤出人类祖先居住的区域~泰瑞亚大陆的北方和西方,并参与着泰瑞亚大陆的重大事件。
 
  古老的龙族
 
  不要相信过去。有太多太多的被遗忘者、太多太多的事物掩藏在沙漠的岁月中。甚至你自己的记忆都会对你撒谎……
 
  ~ 历史学家Decimus
 
 
  在过去的250年,泰瑞亚的种族参与了很多的斗争和战争。人类与夏尔的冲突、诺恩和任何挑战他们的种族的冲突,以及其他有感知能力的种族都不断的威胁着大陆的和平~但这却不是主要问题。虽然智慧种族是一个威胁,然而野外生物和怪物也始终是。危险需要面对,困难需要征服。但泰瑞亚,还要面对更加糟糕的事情。
 
  洪水撕裂了大陆,淹没了狮子拱门。这不是自然的力量。在北席娃山脉的地震中释放出破坏者也不是自然的力量。这两者都来源於地表下比泰瑞亚所知最危险的生物更加危险的古老力量~远古巨龙。葛林特(Glint)和古纳维(Kuunavang)也是龙,但是它们太年轻了,相比这些远古生物他们的力量太小了。因为这些神秘而具有威胁的生物甚至与六真神不相上下。
 
  火焰巨龙(Primordus)是第一个苏醒的巨龙。他也将他的奴仆们从沉睡中唤醒。在他的气息下,他扭搓着泥土和石头,把它们制成生物并赋予生命。虽然伟大破坏者死了,但它的强大力量却使龙族得以苏醒。火焰巨龙(Primordus)在地底不断地创造着仆从。到现在,他仍继续在泰瑞亚的地底洞穴里面泼洒他的力量。
 
  在火焰巨龙(Primordus)苏醒之後,其他的巨龙也相继苏醒。在地底的不死巨龙(Zhaitan)的苏醒使这块欧尔大陆浮出地面,引发潮水横扫海岸线,淹没了大量的土地。在海水深处,另一头深海巨龙的气息,使海域变成恐怖的触须延伸至大陆的每个湖泊和河流。仅仅在几年前,北方的另一头水晶巨龙(Kralkatorrik)从山脉爆发,飞向夏尔的领地阿斯卡隆。在巨龙飞过的地方,大地崩溃,出现了恐怖的火山口。巨龙们的出现使大地变得黑暗,许多生物也在这气息下发生扭曲和改变。
 
  虽然这些生物被称为龙,但他们有着跟古纳维、葛林特根本不同的地方:它们更强大,更古老,不同的出身和深不可测的魔法。这些生物不被神以及泰瑞亚的任何生物所能控制。他们跟这些年轻的龙的关系不得而知,但他们的确不像古纳维和葛林特那样~对这个世界的智慧生物有着怜悯和亲近。他们的苏醒使人联想起 giganticus lupicus 时代,或者更早的史前。唯一被人知道的是这些巨龙没有怜悯心,没有好奇心,他们不关心这个世界的任何生物。他们的唯一目标是支配、控制和摧毁。

  公会的传承
 
  尽管战承群岛被毁灭,泰瑞亚的公会却仍然不断发展和扩大。巴萨泽在狮子拱门帮助人们建立新的神殿,并踏上炉石打开了通往迷雾世界的大门,由此每个世界的英雄们便可以相互竞争。这些公会已不像以前那样按照种族划分,也不像以前那样仅仅限制於人类,他们接纳所有社会的英雄们到英雄殿堂。
 
  相比其他种族,阿苏拉更喜欢公会系统,利用公会他们可以跟其他克鲁(krewe)们展开计划的合作。对夏尔来说,公会就像军阀一样,虽然不能取代他们对军团的忠诚但是可以给予他们独特的机会展现他们种族的力量并且提高了他们作为凶猛战斗者的声誉。诺恩总是渴望战斗,同时他们对朋友间的忠诚也使他们的战斗力得到祝福。稀瓦里给公会带来了独特的不可预知的力量,他们渴望通过任何危险,仅仅是为了从中获得经验。
 
  公会是泰瑞亚突出的一支力量,通过特别的冒险和挑战,他们有勇气面对最最危险的敌人。据说如果有任何使泰瑞亚的种族找到和平的希望,那都来自於公会和公会团结合作的氛围。
 
  阿斯卡隆、科瑞塔、欧尔
 
 
  几个世纪以来,人类一直控制着泰瑞亚大陆,但在最近的250年中,情形却发生了变化。阿斯卡隆城沦陷了。瑞恩也已经属於夏尔。在潮水中被淹没的狮子拱门被图利的公会重建。而欧尔,变成了不死与堕落的国度。
 
  过去的两个世纪,人类的神明已经明显地远离了,他们在世界毁灭中仍保持着沉默。虽然他们仍然会对祈祷给予答覆,却不会介入其中~甚至是泰瑞亚的崩坏,人类拚命地召集英雄们在黑暗中挣扎来解救他们。
 
  阿斯卡隆
 
 
  家园被夏尔占据,阿斯卡隆的人类被排挤到西方和南方。北方城墙沦陷,阿斯卡隆城变成了废墟。国王埃德伯恩的血统在卢瑞克王子的死後被终结。阿斯卡隆唯一剩下的人类堡垒坐落在南面,东面是火焰山脉,西面是席娃山脉。这座最後的堡垒被称为黑檀鹰堡,孤独地对抗着来自夏尔的军事力量。
 
  人类与夏尔在阿斯卡隆边境线的持续斗争曾迫使人类退到席娃山脉。虽然公开的战争已在前线结束,夏尔军团与人类间的隔阂却从未减少,更可能愈演愈烈。黑檀鹰堡虽然孤单的坐落在那里,但是受到了阿苏拉之门和科瑞塔的军事援助。
 
  夏尔控制了阿斯卡隆,从北方的原有土地到南面的两座山之间,逼近了水晶沙漠的边缘。在阿斯卡隆的主要区域内,在北方城墙和黑檀鹰堡之间则被夏尔统治着,但也受到了威胁。在阿斯卡隆的最後战斗中,埃德伯恩国王使用了他的神器:一把来源於真神行走在泰瑞亚并创造了阿拉城的时代的魔法剑~玛格达(Magdaer)的最後力量。
 
  注:[玛格达(Magdaer)据说跟王子所拿的苏哈辛(Sohothin)是姐妹剑。]
 
  故事来源於夏尔(一部分来源於战乱中幸存的人类),讲述了一团剑型的火焰从城内最高的塔楼上飘起,过了一会儿,燃烧的火焰扫遍整条街,阵亡的阿斯卡隆守卫一个接一个地站了起来,他们的灵魂被埃德伯恩国王的龙吻之剑的力量赋予生命。面对灵魂的抵抗,夏尔被迫放弃了这座城市。
 
  自此以後,这些灵魂战士守卫着阿斯卡隆城废墟以及东方边境。他们抵抗着夏尔,但从不与黑檀鹰堡活着的战士相互沟通。他们的灵魂只是记忆,过去的记忆到现在也历久不消。有些人认为,当正直的阿斯卡隆国王带着两把龙吻之剑归来~埃德伯恩国王的玛格达(Magdaer)或者是他儿子的苏哈辛(Sohothin),这些灵魂便会放弃这座城市,平和安详地的死去。但是直到现在,他们仍旧怀有敌意。

  科瑞塔
 
 
  科瑞塔也遭受着冲突和令人心痛的事。当神圣的狮子拱门变成了肆虐的大海,海岸线被暴风、洪水、波浪破坏。然而,科瑞塔王国已经是人类最後的栖息地,是人类最後的希望。她遭受着其他种族长达几个世纪的包围,遭受着巨大的不幸,随时可能被他们的神明抛弃。人类的文明已经成了崩塌的边缘,只有科瑞塔的王位仍旧保存到现在。
 
  虽然不同的阵营恢复了科瑞塔的君王,女王莎尔玛(GW中科瑞塔失踪的公主)的後裔,成为合法统治者,但突马克荒地仍没有和平。科瑞塔的大地有着重大的动荡~战争和内部冲突。作为泰瑞亚剩下的唯一王国,仍聚集着大批没有国王,没有真正的领导的人。少数宣称是欧尔後裔的人从不将他们的遗产公布出来,因为他们知道在这个时代与那些黑暗大陆发生关系是危险的。伊洛那和凯珊的难民发现他们落入了欧尔挥霍者的圈套,在融合进科瑞塔社会的同时仍努力保留他们原先的文化。人类大融合提供了他们都在寻找的东西:家园。
 
  通过对众神和科瑞塔贵族的信任,女王巩固了她对科瑞塔和她的子民的权力,但没有转变成残暴的统治。从一开始他们就乐意接受阿斯卡隆的难民。当整个世界的灾难袭击了其他人类,凯珊和伊洛那的人们也加入了他们,转移到了新的城市~神之关爱(Divinity's Reach)。他们在取代被洪水淹没的狮子拱门的高塔里像在家里一样受到欢迎。在神圣海岸的边缘,苍白的高塔:一座拥有白色护墙的巨大纪念物被修建起来,遥望着不断上升的洪水和南面的海湾。
 
  在神之关爱(Divinity's Reach),新的女王建立了政府体制计划给予所有的人民,不仅仅是科瑞塔人的一个发言权。参议院制订法律,将提议递交给女王。女王授权将他们的布置安排进社会。这些参议院来自所有人类种族,代表着许多人。他们按照女王的意愿工作。刚开始的时候,这个体制计划是给难民营用的,但是从洪水淹没狮子拱门的150年来,这渐渐发展成一个坚实的系统,一个受人尊敬的政府,一个科瑞塔文化的基石。
 
  然而,科瑞塔也正遭受攻击~秘密组织白斗篷公会仍旧为他们的无形之神而奋斗,还有半人马,几乎占据了整个大陆,他们正如潮水般涌入人类区域,为了每块土地而战斗。科瑞塔是一个少数有避难所的战争区域,人类必须为了他们自身的安全和他们未来而战斗的土地。
 
  欧尔
 
 
  在强大的不死巨龙(Zhaitan)的意愿下,欧尔大陆从大洋深处浮出水面。欧尔不再受到人类的控制。徘徊在这个土地的生命扭曲、堕落,但依旧残存着欧尔曾经灿烂的文明。遭受魔法而淹没,而又在怪物的意愿下浮起,这是相当可怕的。这里只有自然的低语,他们服侍着一头比泰瑞亚其他生物更可怕、更强大的龙。
 
  欧尔年长的巨龙以不屈的意愿统治着重新浮出的陆地。Arah 城曾经是五真神行走的地方,现在却成为了怪物的家园。它们的到来传达了灾难和世界变化的徵兆。Arah 城已成为废墟,被龙和它的仆从征服。那些想要冒险进入欧尔大地的冒险者说他们看到了螺旋型的塔,装饰着腐败的旗帜,它们被扭曲且严酷的军队守卫着。
 
  当巨龙苏醒,欧尔半岛被波浪破坏,一度破坏的建筑和破碎的海岸大路也浮出水面。再加上被淹没的科瑞塔海岸和洪水肆虐的狮子拱门,这场灾难甚至将伊洛那大陆的北方在短时间内再次变成绿色。灾难的影响已经超出了泰瑞亚的范围。只有伟大的英雄敢勇於冒险到欧尔废弃的城市,去直接面对巨龙和它的仆从,而那些生物的力量却是不能被低估的。
 
  许多居住在列岛上的海盗在半岛浮出之前就被巨龙的力量所吞噬,然後在它的气息下扭曲,被它的意愿所奴役。带有黑帆的船只行驶在欧尔西侧的 Strait of Malchor(位於欧尔半岛和火环群岛间)。这些被巨龙不死仆从驾驶的船只围绕在火环群岛,不害怕火焰和海洋。
 
  这个不死舰队切断了所有与凯珊大陆的联系。巨龙的不死军队甚至在伊洛那边境引起战争,阻止所有其他大陆的人前往泰瑞亚……现在也是如此。

  凯珊、伊洛纳、狮子拱门
 
  我们所知道的有关大洋之外的大陆,从难民手中,迷失的战士,绝望的旅行者中得到。这是讽刺,就像所有的历史一样,是把双刃剑。
 
  ~ 历史学家Decimus
 
  凯珊和伊洛那的历史,就像我们知道的那样,在欧尔从海洋中解放出来的时间段附近停止了。泰瑞亚大陆对这些国家少有联系。欧尔不死族和水晶沙漠的动荡使得消息很难被获取。
 
  凯珊
 
 
  众神离去後第1127年,皇帝 Usoku,基肃的继承人,控制了他的国家。他穷兵黩武,花了大量的钱财去装备他的军队,派他们横扫整个国家。他打败了勒克森和库兹科,将这些异民并入他的国家。Usoku 使凯珊统一成为一个强大的国体,并将所有非人种族赶出国家。他的政权如铁一般暴虐凶残。那些不听从皇帝命令的人被无条件的赶出了他们的家园,他们逃往伊洛那和泰瑞亚寻找新的避难所。
 
  这样就导致了凯珊变得相当孤立。当欧尔从大洋底下浮出水面,这种孤立倾向因为人们无力驶向西面的海域而变得更加厉害。所有冒险行驶到 Strait of Malchor 的船只都被黑帆船击沉,从此变成欧尔巨龙的仆从。从那以後,凯珊与科瑞塔的联系完全中断,消失不见。在泰瑞亚,旅行者、难民甚至桑莱银行的代理人都根本不知道凯珊发生了什麽事。
 
  零落的船只侵袭了梅古玛丛林东南沿岸,这是唯一的证据~证明凯珊在大灾难後,与泰瑞亚失去联系之後仍然存在。只能假定 Usoku 的继承人继续他的独裁,孤立的统治,凯珊继续在皇帝的铁腕治理下,就如过去一样。
 
  伊洛那
 
 
  从梵禾斯.欧沙被击溃和亚霸顿堕落之後的几年,伊洛那一直保持着和平。日戟骑士团发展到了整个大陆,试图实现他们先古的愿望。但是和平并没有持续多久,自结束梵禾斯.欧沙的威胁和阻止亚霸顿从苦痛领域中被解放出来後,日戟骑士团充分发挥着他们在这个世界命运的设计师的身份。但一个怪物却带来了接下来的黑暗岁月。
 
  这个怪物的名字叫帕勒瓦.杰格。在柯米尔成为神的60年之後,帕勒瓦.杰格指使并召集了他以前的力量,组成了由木乃伊、殭屍以及其他不死族组成的军队,从水晶沙漠向瓦贝发动战争。为了确保他的优越性,帕勒瓦.杰格阻塞和转移了伊洛那河,导致伊洛那北部发生重大乾旱和饥荒,而水晶沙漠却在不断扩展。在这里,帕勒瓦.杰格确立了他的新王国的位置。
 
  这个河流转向引发的可怕饥荒使得瓦贝以及高楠北部的人们发生暴乱。帕勒瓦.杰格发现瓦解伊洛那人的防御相当容易。瓦贝在他的力量下为了生存而臣服,而高楠和艾斯坦都成为了附庸国。
 
  帕勒瓦.杰格慈悲的代价就是纳贡~被迫的忠诚,而那些名字里有欧沙的人成为了他的奴仆。少数欧沙的後裔不断地被发现藏在伊洛那的深山中,而现在都在伊洛那不死领主的统治下。从他的远古敌人的後裔中,帕勒瓦.杰格把他们组建成一支军队,去跟他的不死军团相竞争,这是让欧沙子孙对欧沙家族忠诚的一大讽刺。
 
  日戟骑士团
 
《激战2》故事背景———世界观设定
 
  帕勒瓦.杰格对他最伟大的敌人~日戟骑士团的覆灭相当自豪。他们的堡垒被破坏了,他们的成员四处散乱,他们不再是伊洛那的一支力量。最後,大多数人们将日戟骑士团和他们的英雄遗忘。那些少数幸存的日戟骑士团传递着他们百年以来的教训,把握着勉强能想起的教义。他们成为徘徊的神秘者、哲学家、孤独的战士,人们宁愿忘记他们的出现。
 
  除此之外,一些日戟骑士团在帕勒瓦.杰格给予权力和身份的欺骗下,背弃了他们的誓言。这些叛逆者服从帕拉瓦的军队的命令,或者单独对抗那些曾经在伊洛那侮辱他们的人。每个人都被帕勒瓦.杰格所改变,被给予了死亡之上的力量,被派出去寻找和摧毁他们的日戟骑士团同伴,或以他们被主人抛弃的理由吸引带他们来。这些骑士,被称为腐月骑士团(Mordant Crescent),成为出现在泰瑞亚南部土地上的一支黑暗的力量。

  唤言教团
 
《激战2》故事背景———世界观设定
 
  唤言教团依然存在着,而且发展到了伊洛那大陆以外的区域。唤言教团首先发现各地的巨龙正在苏醒的这件事实~他们试着警告人们,却没有人愿意相信他们。於是他们改变作法,将教团成员散布到全世界,吸收更多的成员并且慢慢开导他们。唤言教团在阿斯卡隆和科瑞塔都有据点,甚至在全面失守的伊洛那大陆都还保持一定的势力。他们也帮助一些对抗帕勒瓦.杰格的秘密团体。
 
  唤言教团的贡献还不止於此,当狮子拱门被洪水吞没时,他们抢救了数以万计的古代卷轴、书籍还有其他历史遗产,将这些人类文明的无价之宝迁往他们在席娃山脉秘密寺院~杜曼德修道院保存。由於藏在远远高於洪水的位置,这些古物保留了人类古代的档案。修道院的僧侣有一部分是历史学家,一部分是战士,他们学习并保护着神圣的物品。
 
  狮子拱门
 
 
  当欧尔浮出水面之後,淹没狮子拱门的洪水倒退回来,一度壮丽的狮子拱门的废墟成为了海盗的要塞。那些远航的不死族船只从欧尔列岛出发,发现了狮子拱门废墟的安全避难所,并在此创建了一个对所有种族保持中立的城镇,用雇佣的方式统治着。
 
  战承群岛也同时被淹没,寺庙被毁。巴萨泽的祭司一度分散,并在前往狮子拱门的路上聚集起来。他们请求被巴萨泽召唤,巴萨泽在城内开放了通往迷雾世界的巨大入口,用伟大的战斗来取悦巴萨泽。狮子拱门成为公会的家园,世界公会的中心,通往英雄殿堂的通道。
 
  消逝及增长
 
  矮人
 
  那些少数仍然存活的矮人,他们的肉体和心灵已经被石头所包围。伟大矮人给予他们战胜破坏者的力量,但那个力量却带来了惨重的代价。
 
 
  矮人与破坏者之间的战斗,耗尽了矮人这一种族。少数生还者回到地表讲述着他们胜利的传说,那些已经无法被改变的事情。矮人们不再拥有血肉和骨头,体内没有血液循环。他们发现他们的身体完全被石化所取代,只有冰冷坚硬的泥土。
 
  这个种族不再维护他们的团结,这些最後的矮人分散在泰瑞亚各处,寻找深穴并在此战斗或者在遥远的被抛弃的山丘上建立家园,注意着哪里有洞穴浮出地表世界。人们一生中声称碰到一个真正矮人是很少见的,众人都说那些奇怪的人是为了这些少数幸存者而消耗激情。

  阿苏拉
 
 
  阿苏拉是一个在破坏者时期被赶到地面的地下种族。他们拥有不容置疑的智慧,他们用魔法和技术确立了他们在地表的地位。由於矮人的突然消失,阿苏拉成为泰瑞亚主要的工匠,他们的才能和技巧立即变成无价之宝。在破坏者苏醒之後,阿苏拉适应了地表的生活,在地表和地底创建了城市。
 
  阿苏拉技巧出众,比其他种族更具有智慧,却经常将其他种族用在实验和危险的任务上,他们快速地创建着他们有计划的社会。他们没有有组织的政府,偏向於创建克鲁(krewe),在个人任务中跟随更有经验的领导者。
 
  矮小的身高并不影响他们的信心,相反,事实上其他种族甚至认为他们谦逊,因为他们相比其他种族大概是最自信的。阿苏拉相信他们命中注定是要统治这个世界上身体比他们更大的,智慧比他们更低的生物。特别地,他们认为让人类去扛重物很不错,但普遍的认为~其他种族只是在阿苏拉计划中被摆布的小角色而已。
 
  作为他们计划的一部分,阿苏拉与泰瑞亚的其他所有智慧种族,从好战的夏尔到奇特的稀瓦里,都确立了良好的关系。他们甚至在各地主要城市,建立了阿苏拉之门来提供城市与城市间安全的通道以及便於贸易。然而,他们嫉妒地控制了这些传送门,像贵重物品一样小心地维护着他们的贸易路线和他们的中立立场,总是站在争吵和战争的边缘。他们自己的城市远离他们旅行的主要路线,甚至离中央的狮子拱门远多了。在那里他们进行着实验,为控制寻找新的魔法和新的力量。
 
  尽管有人说阿苏拉整体进入了社会,这可能更准确的是说他们像常春藤和苔藓一样蔓延,在他们魔法的威力下挖出裂缝。在某种途径上,他们害怕在地底的洞穴被可怕的火焰和鳞片野兽侵袭。最具有威胁的古老巨龙迫使他们放弃古老的生存方式,并寻找新的资源。现在,为了保存他们的栖息地,他们必须保持他们对泰瑞亚其他强大种族的中立,但是阿苏拉担心迟早他们会介入其中,从此他们动摇的世界将会崩塌回到黑暗深渊。
 
  夏尔
 
 
  夏尔军团摆脱了宗教的束缚,将他们的萨满贬到夏尔社会的最底层。军团机构上升成为固定的政府。虽然军团没有主要的标准,但是他们一起工作去维持他们在阿斯卡隆的领土。并计划着总有一天能扩张及根除给他们创伤的人类。
 
  夏尔主要的军团,灰烬军团、血腥军团、火焰军团以及钢铁军团,分别控制着大陆东边的城市和要塞,夏尔军团从这些安全避难所出击来保护他们的领土,与阿斯卡隆亡灵战士、扭曲的沙漠巨龙仆从以及从整个阿斯卡隆和席娃山脉的地底爬出恐怖野兽的作战。
 
  当所有的四个军团请求夏尔远古统治者~可汗的血统时,火焰军团从萨满阶级跌落之後在女英雄 Kalla Scorchrazor 的时代被放逐。然而这个夏尔同盟依然很强大,以至於另外三个同盟军团没有一个能将另一个从他们的首都中驱逐出来。即使夏尔的土地被分割,军团仍一起工作来团结所有夏尔完成他们的征服~阿斯卡隆城中心。
 
  夏尔萨满从他们的高位中跌落不只是影响了火焰军团。虽然萨满被认为在战争效果上很有用,但他们也被认为是危险的、有破坏性的,因此普遍饱被侮辱。在这个新的时代,没有一个夏尔希望会由一个萨满来统治他们。
 
  即使俩百年後,夏尔仍然对那段由萨满和泰坦统治他们时期的记忆毛骨悚然。今天的夏尔在他们拒绝所有神和所有侍奉他们的生物之後仍然很强大。他们不会采纳任何神的权威,短暂恢复了夏尔的礼仪和对神一样的生物的对待。
 
  没有夏尔愿意跟随萨满,这仍然是每个夏尔领导者去证明他的优秀,克制他的夥伴,扬起一个军团的旗帜的最低目标。他们认为,团结只是在单一的军事领导人下是成立的。大多数夏尔认为只有在那种统治下他们的种族才可以实行对所有泰瑞亚的统治的命运。对他们不幸的是(对其他种族而言则是幸运),大多数夏尔领导人仍然相信能够将他们种族统一的领导人~只有他们自己。

  诺恩
 
 
  许多人印象中最初的夏尔在泰瑞亚北方成为粉碎席娃山脉的血潮,淹没了欧尔,同样也淹没了诺恩。但这被证明是错误的。当夏尔抵达山脚时,诺恩仅用单方面的压制就把夏尔赶跑了,完全摧毁了所有对抗他们的战团。
 
  尽管夏尔确实可以摧毁诺恩的抵抗,如果他们发动他们所有的军队或者整个军团,战团和更小的奇袭分队就不会屈服於诺恩的个别力量。但是这些最初的冲突,使他们两方互相尊敬彼此的力量。
 
  这个相互的尊敬力量,演变成了现在奇怪的假联盟。两百年来,席娃山脉的东方边界已经变得牢固。但是夏尔被允许从诺恩占据的峡谷中通过。
 
  事实上,早在阿斯卡隆的毁灭时,诺恩就允许夏尔军队从北方通道由阿斯卡隆到科瑞塔,搭建了夏尔入侵人类领土的舞台。尽管这场战争并不标志这两者有任何联盟,却使两个种族一起生存在相互留意的和平中。
 
  没有和平协定的迹象,一个条约对个人主义的诺恩是没有意义的,也没有夏尔愿意在纸上达成协议。然而,两个种族允许相互之间通行和贸易,保持他们边界的安全。有时候,一个夏尔战团(或者一个诺恩猎人)会穿过通道到另一方的土地上,只是在没有偏见下被击败……但这些小冲突分裂这些种族之间的和谐。
 
  在过去的一百年间,越来越多的诺恩在科瑞塔和南方的土地上被发现。一个古老的冰霜巨龙在北部山脉的出现,驱赶了几乎所有强壮的猎人到南方的矮人领地。在这里他们发现了废弃的矮人堡垒和来自挖掘者~矮人曾经的奴役者的挑战。
 
  在矮人因破坏者而没落後,挖掘者在他们新发现的自由之地狂欢,於是它们成为席娃山脉的一大威胁。同时诺恩也为发现这一新的敌人而狂欢。诺恩和挖掘者为了控制这些领土而沿着最高的山脉不断打仗。
 
  诺恩人也同样与人类保持联系,尽管由於诺恩经常感觉到他们被背叛,那些联系并不如他们曾经的那样亲密。在最近的几年,那种背叛的感觉越发深刻,诺恩不再信任科瑞塔女王。
 
  女王被这个独立的种族认为是太依赖於她的顾问,太不愿意将自己弄成英雄。尽管两者关系变得冷淡,诺恩希望科瑞塔女王独裁她的种族,或者有其他人类能展现他们更强大的手段。
 
  稀尔瓦里
 
 
  当人类探索席瓦山脉极端,矮人与破坏者作战时,一个新的种族开始在泰瑞亚南方的土地上发展。一个像人类男子的拳头一样大的种子被种在梅古玛丛林南面的一个废弃的小村庄,开始了长达百年的孕育,宣告了新的时代。
 
  这个故事开始於一个叫罗南的人类战士,罗南离开了他的巡逻队,发现了长满奇怪豆荚的洞穴。这个洞穴被一个可怕的植物保护着。所以他逃跑了,只带走了一个种子,离开战争回家准备把种子给他女儿看。但是,当他回到家里时,他发现马赛特(Mursaat)已经摧毁了他的家乡,杀光了他的家人,只剩下一片破碎的房屋和大量的坟墓。他痛苦地将种子种在这些坟墓附近,发誓永远不再回到战争中。
 
  罗南加入了凡特里,一个对和平失去希望的年老半人马。一个人类和一个半人马,抛弃了所有纷争,达成了一个超越种族界限的友谊。他们一起决定重新开始他们的生活,为人类和半人马一起创建一个避难所。他们在大洋之边搭建了他们的安全避难所,为所有想要寻找和平的生物提供安宁和庇护。
 
  这个苍白的橡树在凡特里的留心和慈祥的眼光下成长,变得强壮和健康,这给了这个年老的半人马很大的乐趣。但这乐趣也转变成悲哀。北方和西方的半人马种族被科瑞塔人打败和驱赶,逃到了他们的海岸线上,他们变得越来越凶残。越来越多的部落加入了战争,而很少有人愿意听从凡特里的劝告。凡特里新的前哨点由此变得越来越小。
 
  最後,年老和灰暗的凡特里将他一生的教训刻在大理石板上,放在苍白橡树的根部,以便於将来的旅行者们发现这里并看到大理石板,希望他们能够学到和平与和谐。在他的人类伴侣死後许多年,凡特里倒在了罗南种的这棵树旁~逝世了。这一年是众神离去後第1165年。
 
  这棵雪白而又闪亮的树继续生长。一百多年後,在它的枝干上结出了茧。这些茧结出,脱离,最终破裂开来,诞生了一个新的种族进入这个世界。完美的生长,就好像从魔法的梦中醒来。她们叫她们自己稀瓦里。这些新生儿只是种族普遍出现的开始,所有稀瓦里都从同一个巨大的树中出生。
 
  大理石板仍旧记录着凡特里的最终教诲。而从这棵树中出生的稀瓦里,发现她们奇怪地被这种古老的文字所指引。是否凡特里倾向的这棵树不知何故铭刻着半人马的崇高道德,或者是在这个半人马死後吸收了他的肉体和他怜悯的灵魂,没有人知道这其中的缘由。但肯定的是,他对稀瓦里的影响是强大的,即使他死後几十年也是一样。这个种族尊敬凡特里石碑就像她们最神圣的遗产。
 
  没有人知道一个稀瓦里能活多久,她们非常熟练地往前走,而没有年龄增长的迹象。稀瓦里没有孩子,没有家庭,但每个稀瓦里都会感到与同族其他人的一种特别的联系,她们称为「梦境之梦」。在这个梦中,她们与内心深处的种族相联系,学会如何说话,走路,使用简单的工具,以及如何影响世界。当一个稀瓦里出生,她知道的东西超乎意料。
 
  但是梦境之梦也同样包含梦魇藏在她们同伴潜在的低语中。她们不理解这意思,但稀瓦里已经经历了她们四周的世界。她们不像其他种族一样知道泰瑞亚的危险和麻烦。但她们在学习。
 
  时间和潮流
 
  这些年对泰瑞亚来说不怎麽好。即使如此,阿斯卡隆交互的岩石上长满绿色植物,狮子拱门从潮水倒退中出现,一个新的城市出现,打碎了海岸线获得新生。新的冒险潜藏在每个角落和地面推压下的古老土地。它们的大门敞开,展现了失落的秘密。
 
  然而,龙族的巨大力量已经发挥出来,他们的苏醒使洪水淹没了大地,就像疾病扭曲了所有。除非被阻止,否则将无法战胜这些龙族,并会改变泰瑞亚的面貌:被铲除所有的智慧生物。到那时?我们目前只能猜了……
 
  时间和潮流已经改变了这个世界。泰瑞亚的种族现在已经站在了相等的地方,为卓越而作战,正当比历史还要久远的龙族时期:最初真正的力量的苏醒并宣称世界在它们血染的爪子下。如果这些种族中没有英雄剩下来,这就是龙族前进的时机。泰瑞亚世界需要被解救。某些人必须抓住荣誉,贡献出短暂的希望,这也许会给世界最後的希望。
 
  那些将要成为英雄的人们请听着…………现在该轮到你登场了!

推荐栏目

激战2

进入专区>>
  • 游戏类型:竞技游戏
  • 开发公司:Arenanet
  • 运营公司:空中网
  • 发行平台:PC

你对该游戏感兴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