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2》故事背景———夏尔的生态研究

  历史

  夏尔原是非常原始、未开化的种族。他们攻击所有的生物甚至是彼此之间也互相厮杀。长久下来,夏尔逐渐形成了一种阶级分明的社会型态,骁勇善战又各自独立的各支军队尊奉可汗为共主,只有最强势的夏尔才能赢得各军尊敬成为领导者。
 
  这段时期夏尔的领土包含了整个席娃山脉东部地区,只有南方的被遗忘者能够威胁到夏尔的领土,不过夏尔利用席娃山脉南端当作屏障,而且被遗忘者後来也因为某种原因都撤了回去,不再对夏尔构成威胁。这个时期,可以说是夏尔的黄金时期。
 
  然而後来发生了不幸的事~人类来了,人类带着信仰来到夏尔的领地。人类崇敬的神祉给了人类神奇的魔法力量。夏尔从没见识过也难以招架这些魔法的力量。於是人类像瘟疫一样很快地散布开来,人类的势力迫使夏尔撤往北方,放弃後来被人类称做阿斯卡隆的这块地盘。
 
 
  由於出现了人类这个共同的敌人,原本各自独立的夏尔各部同仇敌忾,前所未有地团结起来了。夏尔在当时的可汗的领导下准备展开一次绝地大反攻,打算把人类打个落花流水。不料,那任可汗,也是夏尔历史上最後一任可汗,在反攻行动前夕被暗杀了。
 
  至今没人知道最後一任的可汗究竟是被谁暗杀的,是某个想篡位的夏尔军团首领,是人类,还是人类的神?无论如何,这个暗杀事件是影响夏尔上千年後续发展的重要事件。最後一任可汗生前设立了四大军团,分别是火焰军团、钢铁军团、血军团和灰烬军团。每个军团首领都有和军团名称相关的家族姓氏,像是火焰使者(Flamebringer)、灰烬之爪(Ashclaw)、钢铁之击(Ironstrike)等等。夏尔在失去了领导者之後,四大军团瞬间展开争权夺位的相互攻杀,每个军团都各自拥戴一位可汗的子嗣以宣称自己的权力和正当性。(其实夏尔也搞不清楚可汗到底生了几个儿子,但四大军团都宣称自己所拥戴的是可汗的真正血脉。)
 
  军团间互相作战,偶尔有哪一个军团取得胜利自立为新任的可汗,又会很快被打下来,没有一个军团能够长期保得住头上的王冠。夏尔并不觉得这有什麽不对,胜者为王,他们的野蛮天性向来就是如此。
 
  狡猾的人类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大好机会,人类趁着夏尔内战时建造了北方城墙,来巩固他们从夏尔手中夺取的土地。而四分五裂的夏尔各军一个一个的在厚实的城墙前被击破,拿人类一点办法也没有。也是在这个时期,这块土地被命名为阿斯卡隆。
 
  夏尔的内战一直持续了一千多年,以致於人类的势力继续再往北扩张,到後来连城墙以北的大片土地都在人类的管辖之下了。
 
  在人类到来之前,夏尔是不相信有神的。虽然夏尔也知道关於梅兰朵创造世界万物之类的神话,不过他们才不吃这一套。他们不认为世界上会有什麽力量比他们更强大,他们认为即使有神也是用来让他们去征服的。一直到夏尔亲眼见到人类崇拜神,并且从神那里得到足以击败他们的力量。他们才认识到自己不是无敌的。夏尔把失败都归咎到人类的神身上,认为人类完全是靠神的帮助才打赢的。
 
  所以,为了打败人类,夏尔也开始寻找他们自己的神。阿斯卡隆崩坏前两百年左右,火焰军团麾下一支部队,在一次Hrangmer(翻译成人类的语言就是遗忘之口的意思)火山的探险之後,宣称他们找到了夏尔长期以来所寻找的神(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泰坦)。火焰军团率先宣誓忠於这个新来的神,并不惜为了信仰摧毁所有一切的阻碍。慢慢地,一个接着一个,各个军团都受到影响。
 
  火焰军团的萨满们权力逐渐扩张,他们私下召开秘密会议,计划对各军团所有的夏尔进行洗脑式的传教,强迫各个军团都信奉泰坦,宣誓效忠,让各军团完全落入他们的掌握之下。
 
  不过这个阴谋被一位夏尔女英雄给破坏了,她名叫 Bathea Havocbringer,卓越的战斗力让她成为血腥军团的首领。她挺身对抗萨满,虽然成功阻止了萨满们的阴谋,却也因此被处死成为萨满们献给泰坦的祭品。从这个事件之後,所有女性夏尔都被迫离开军队组织,被强制命令待在後方进行後勤杂务生产之类的工作。她们向萨满抗议她们上前线杀敌的基本权利,遭到萨满以"这是神的旨意"这样的理由拒绝。
 
  被萨满所掌控的夏尔军队展开的第一波反击,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崩坏事件了。藉由建造某种魔法攻城器,由萨满施以泰坦那里得来的魔法,再进行仪式驱动它们。据说这种古老的仪式在泰瑞亚大陆有历史记载之前就存在了。萨满藉此召唤了泰坦结晶形成的陨石雨(所以崩坏之後的阿斯卡隆地面有许多不明结晶物体)。这波恐怖的攻击像雨一样打在阿斯卡隆的土地上,摧毁了建筑物和城墙。夏尔终於尝到了久违数百年的胜利,火焰军团率先杀入阿斯卡隆城烧毁房屋、掳走所有来不及逃走的人类。将他们当作奴隶。
 
  人类一直花了两年的时间,和从各地增援来的英雄豪杰们,才把四个军团的夏尔联军给抵挡住。此时夏尔开始改变战争型态,改为打长期消耗战,试图证明他们不需要依赖泰坦的魔法,也一样可以打赢人类。
 
  接下来的三十年间,人类和夏尔互有胜负。但人类只剩下最後一座要塞~阿斯卡隆城。埃德伯恩国王(即卢瑞克王子的父亲)率领残存的阿斯卡隆军队以及志愿军,在城市周围地区英勇地和夏尔作战。只可惜,最後阿斯卡隆城的城墙也和北方城墙一样倒下了。夏尔军队蜂拥而入。进入市区展开屠杀。
 
  即使在这样一个不可能再失败的时刻,夏尔还是尝到了惨痛的教训。埃德伯恩国王临死前使用了仇火(Foefire)。从他所在的高塔上向整个城市射出一波又一波剑刃般的火焰。火焰吞噬了城市,也杀死了所有进入城里的夏尔军队。大火熄灭之後,阿斯卡隆士兵的鬼魂开始出现在街道上,他们手里紧握着武器。夏尔最後不得不将这座城市整个放弃。 阿斯卡隆城後来就再也没有被任何文明给占领过了,埃德伯恩国王和士兵们的鬼魂,也就这样日复一日的飘游在阿斯卡隆的废墟里。即使夏尔後来逐渐夺回千年前他们所占领的土地再度进逼到水晶沙漠边界时,他们也还是不敢再踏进阿斯卡隆城一步。
 
  在和人类的长期战争中,夏尔另外还学到了宝贵的一课。那就是即使他们没有神,也一样守得住自己的土地。
 
  烈之击.炎焰(夏尔游侠英雄)是对抗萨满和泰坦信仰的代表性人物。他只不过是开始反抗萨满们专权的第一波声浪,自此酝酿成一场反对萨满的跨军团地下组织运动。萨满们当然不会坐以待毙,他们试图要再去寻找新的神,以巩固他们的地位,重新夺回被剥夺的权势。
 
  而真正的起义要到烈之击.炎焰反抗事件的四十年後,烈之击.炎焰的外孙女 Kalla Scorchrazor 推翻了火焰军团和萨满的长期统治。
 
  这些被萨满打压的夏尔女性,因为早就不满萨满的统治,暗地里秘密进行战斗训练,长达数个世代。她们长久以来默不作声。萨满从来不把这些女性放在眼里,也没有加以提防。於是当 Kalla Scorchrazor 率领着跨军团的夏尔女兵们出现时,她们的数量远超过萨满的意料。萨满的禁卫军无助地被数量庞大的娘子军给淹没。
 
  Kalla Scorchrazor 恢复了古代以军团为骨干的夏尔传统社会,她并没有处死萨满们,因为萨满们的法术还是很有用处。但是自此之後,萨满再也没有政治影响力了。
 
  在 Kalla Scorchrazor 起义成功之後,火焰军团的势力一落千丈。短期内难以和其它三个军团一较高下,於是撤退到东北方自己的据点。其他军团开始嘲笑他们是金子军团,因为他们像黄金这种装饰性金属一样软弱无用(而且也因为火焰军团的萨满们需要使用黄金来进行仪式)。经过百余年之後,大家也就逐渐忘记火焰军团这个本名,而都称呼他们叫金子军团了。
 
  现在,距离他们首次袭击北方城墙的250多年以後,夏尔仍然面临着阿斯卡隆幽灵以及其他的自然危险。然而,他们几乎消化了席娃山脉以东的广大区域,在人类曾经的领土上建造了他们自己的堡垒。其中一座堡垒:钢铁堡垒(Iron Citadel)建在了瑞恩(阿斯卡隆曾经的首都,位於诺拉尼学院南面)城的废墟中。从这里,夏尔也许有一天会重新夺取阿斯卡隆城,完成他们很久以前就开始的征服目标。

提示:键盘也能翻页,试试“← →”键

推荐栏目

激战2

进入专区>>
  • 游戏类型:竞技游戏
  • 开发公司:Arenanet
  • 运营公司:空中网
  • 发行平台:PC

你对该游戏感兴趣吗?